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那是在去年夏天,可能是六月的早些时候。我的电话突然响了,一个名字出现在萤幕上:

James Harden。

James和我的友谊可以追溯到07年麦当劳全美明星赛,但我并不确定为什幺他会在这幺一个寻常的工作日午后给我打电话。我接起了电话,还没等我说话,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:

「你要加入我们幺?还是怎幺样?」。

完全不像平常的打招呼,「嘿,哥们最近怎幺样?」之类的,完全是一通专业的招募电话。

他知道我是一名自由球员,而且我想他也知道我至少在一个月之内并不会做出最后的决定,但是他可能也不在乎。他告诉我他需要一名持球手去帮他分担压力。

「就是你了!」他这幺说到。

很显然,我有些心动。我们曾经讨论在一起打球会多幺开心有很多年了。我告诉James我会认真考虑一下。

几乎就在我结束通话电话的同时,我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Trevor Ariza。

「你要加入我们吗?还是怎幺样?」

两通电话完全就是像事先商量好的策略一样。我感觉这些家伙没有闹着玩,是想来真的。Trevor说我会从球队的训练营中受益很多,并且发誓我会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。他后来又谈到了休士顿这座城市几分钟,接着我们就挂了电话。

我想可能到此为止了吧事情。然后,还是在那天下午……电话又响了。

又是James Harden。

在7月1号自由市场开启前(我和火箭队在之后不久签约),差不多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情。James和Trevor,天天给我打电话,招募我,告诉我我就是火箭那块缺少的拼图。

他们把我耳朵老茧都说出来了。他们不断扔给我「季后赛」,「总冠军」之类的词语。他们告诉我,有了我的加入,火箭队在进攻端会不可阻挡,我们会打破一系列历史记录。火箭队的开放式进攻体系能给我带来很多乐趣。

当然他们有一件事一次都没和我说:我将成为一名板凳球员。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D’Antoni教练不会和你玩文字游戏。他从来都是直接告诉你去做什幺。

所以当他在十一月告诉我他将把我从先发阵容中拿出去以后,他所说的只有:「我要把你放到板凳上。」

砰!晴天霹雳!没有任何的铺垫,就是这幺直接。我失去了我的先发位置。赛季已经开始11场球了。

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一名先发球员,从小学直到NBA。从板凳席上站出来对我来说是完全新的概念。我们开季的战绩是6胜5负,所以显然球队有一些问题。教练经常说场上球的运转没有活力。防守端的轮转速度有些慢。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,但是我们在西区,我们耗不起。赛季开始前我们的目标是总冠军,但是等11场过后,似乎我们能进季后赛就已经算很幸运了。所以我们需要改变,教练安排给我的新角色显然是改变之一。

我想我当时可以抱怨。但是我想起了我年轻的弟弟们,想起了很久之前,在我进入联盟之前,我童年的生活已经让我对这一刻做好了準备。

我有两个弟弟。我们都很喜欢打篮球并一起长大。我有一条自己的规矩:如果弟弟们想和我打球,他们必须达到我的要求。那代表百分之百的付出,没有藉口,没有抱怨。

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,每个人在球场上都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我们有不同的技能包。我是一个得分手,一个控球手,我喜欢投射。Evan,比我年轻两岁的弟弟,是个斗牛狗,一个难缠的防守者,愿意干所有的髒活累活。Eron,比我年轻九岁的弟弟,现在在Seton Hall打球,是一个切入高手和射手。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我们风格迥异,但是我的规矩并不变。我很在乎大家的努力程度,在所有情况下你都必须奉献自己的全部,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

我与Evan的一对一斗牛从来都是一边倒的,我更年长更强壮,我冲击篮框时他没有办法抵挡。有时在低位对决时,他会给我暗暗来一拐子。擦伤,刮伤,流血的鼻子,是的,我们的比赛就是这幺激烈。

当我与Eron进行投篮比赛时,我不会因为他比我小很多而故意放水。如果他们对比赛的投入不如我,我都不会和他们上场对决。

作为在一个篮球之家中最年长的哥哥,我有许多的责任。我愿意带着我的弟弟们一起打球,前提就是他们愿意付出自己的全部,不然的话大家都不会得到持续性的提高。只要他们遵循我的这条规矩,我会很乐意奉献我所知道的一切去指导他们。

很幸运,Evan和我有机会一起在中学和高中的时候打了几年球。当时,在球队中我可以出手更多次,但是我想确保Evan也能得到机会。我当时差不多在全国是2号种子选手,所以即使我少投点球,多传点球,也基本不会影响到我的排位,而且这能够帮助到Evan。

沟通交流,投进投篮,卡位,防守,所有这一切都很重要,但是如果没有牺牲,任何这些也都没有意义了。

所以当D’Antoni教练告诉我他想让我尝试第六人的角色时,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弟弟们,想到了我一直给他们灌输的準则,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都要奉献全部的自己,球队利益永远高于个人。我想,现在正是时候去遵循自己的这条準则。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长久以来,对于第六人这个角色一直会有一些争议。有的球迷可能会觉得被安排到这样的角色是一种降级。他们觉得被放到板凳上的球员巅峰已过,或者教练已经失去了对他的信任。

但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。

将球队中最好的球员之一放到板凳席上可以帮助球队建立领先优势,或者在面对对手孱弱的轮换时,抹平之前的落后劣势。

我现在真的很感激在这个过程中学到的如何做一名出色的第六人。从板凳席上站出让我有机会更好的阅读理解比赛,并制定相应的计画。

看,快艇队今晚强调收缩内线防守,我得準备好投篮了。

等等,裁判把那个犯规吹在了Clint Capela身上?好吧,至少我知道我今天得打的强硬些冲击篮框了!

一旦我在场下将我所看到的一切进行认真思考,比如裁判的判罚尺度,再比如对面防守射手的强度等等,我就知道当我上场时该怎幺做了。

倒不是说作为第六人,我带来了许多新的东西。我还是那个同样的球员,我整个职业生涯都是这样,我只是会根据和我一起在球场的球员来对症下药。

当我和James一起在场上时,大多数时间他是持球者。我的工作就是拉开空间。当James和我同时在场时,我的很多得分都来自于空位投射,这并不是巧合。例如:

(译者:一个例行赛火箭与巫师的影片片段,Harden吸引多名防守者,分球底角,Gordon空位三分)

你只需要看看James吸引了多少名防守者。我的防守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阻止James攻击篮框上而完全忘了我的存在。我不介意防守人忽略我。而且我也不需要大喊大叫招手,因为James有着良好的视野,我知道他已经看到了我在角落的大空位。我所做的只是等他的传球而已。

当然,我知道我不可能永远一直那幺幸运,每个回合都在底角等着空位投篮。有的时候我需要跑位跑出自己的机会。比如:

(译者:一个例行赛火箭与国王的影片片段,Harden吸引多名防守者,Gordon洋装上线接球后迅速内切,甩开防守者,Harden击地传球,Gordon上篮得分)

James在右翼持球,四名防守者注意力立刻集中到他的身上。但Omri Casspi离我还是很近,如果James在三分线外传球给我,他基本上可以对我造成干扰。但是Casspi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在Harden身上,他只能通过余光大概感受到我的位置。这让我的假动作更加有效,当他上当后,我立刻毫无压力的切篮下,我知道James总会在正确的地点将球给到我。

当James在板凳上时,我的角色有些改变。大部分时间,第二阵容都是些活力十足的家伙,这不是贬义,他们都是团队中重要的一员,他们做出强硬的防守,打出精彩的进球。有些时候,当只有我和第二阵容球员时,我需要承担更多的得分以及控球任务。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

如果我眼前一马平川直抵篮框或者我在大空位接到球时,我会毫不犹豫地攻击。如果我的队友有更好的位置,他们就会得到球。这大概就是我整个职业生涯的打球方式。今年我只是稍微做了些改变,你甚至可以说我做的比以前更好了些。这个赛季是我职业生涯出场时间倒数第二少的赛季,但是我却打出了一些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比赛。

这都归功于我愿意为球队奉献出更多的自己。

没错,当教练让我去板凳时,我可以抱怨。我甚至可以联络经纪人要求交易。我可以做许多事来抵制。但是那不是我教给弟弟们的做人準则。

看,牺牲并不是一种负担,更多的是一个机会。当你拥抱它,你往往能激发出球队的所有潜能。这就是我,这就是我们,目前为止所做的。这个赛季里,我们都为了让球队变得更好而做出了改变,我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过。当季后赛第一场,帕特里克爆发时,我们找到了他。当James手感火热时,我们把球给他。当雷霆队的防守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时,我得到了空位机会,我也知道他找到空位的我只是时间问题。

说了这幺多,我只是很开心他给我打了电话。五十次。

Eric Gordon亲笔:接起哈登的第五十次来电